试想一下,如果全 球大宗商品消费国,同时成 为了全球最主要大宗商品定价国,会发生什么?

  答案已经有了:上周二(2月21日)大连铁矿石突破每吨740元,连涨一周后,重回两 年前历史最高位;几乎在同时,国际基 准的青岛港交付铁矿石价格跳涨6%,突破每吨92美元,创下2014年8月来最高。

  事实上,自去年年底以来,随着中 国经济触底反弹,包括铜、铁矿石、煤炭等 基本金属原材料价格一路飙升。尽管一 些分析师指出市场力量将导致大宗商品回调,但是在“中国力量”推动下,大宗商 品依然持续上涨。

  华尔街 见闻网此前提及,目前从铁矿石、铜价引发的上涨狂潮,蔓延到了整个“黑色金属”系,这甚至惊动了发改委,发改委 就背后是否涉及投机性炒作和扰乱市场价格秩序的行为展开调查。

  花旗在 上周公布的研报中称:“过去两年来,我们发现,推动金 属等商品的力量,已经转移到了东方。”

  跑步追上西方同行

  以最重 要的工业金属铜为例,中国期 货市场交易量已经远远领先传统的伦敦市场。

  2016年上海期货交易所(SHFE)交易的铜合约,相当于日均302万吨。而同期伦敦LME期货铜交易量仅为150万吨。LME铜交易 量目前仅为上海期货铜交易量的一半。

  事实上,从铁矿 石到大豆等各种主要大宗商品,中国均 是全球第一二大的消费国。从90年代设 立大连商品交易所以来,中国目 前已经拥有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所,中国不 希望继续做被动的价格接受者。

  去年5月,中国证 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上海衍生品交易会议上表示:“中国现在正面对’一生一次’的机会,成为全 球大宗商品定价中心。”

  在上周 日证监会发布会上,刘士余主席称,要积极准备“原油期货上市”。

  中国要 成为全球大宗商品定价者,仍然面 临一些技术上的困难和挑战。

  首先,中国投 资者似乎更看重投机市场短期波动,而不是投资长期供求。

  大宗商品交易基金LinAssetManagement总裁对CNBC表示:“中国交 易员更看重短期,并且相当’投机’。很多美 国交易员痛恨这点,但是这可能是趋势,因为中 国市场目前是全球第一。”

  中国的 交易所缺乏市场深度也是一个瓶颈。

  花旗报告认为:“LME铜至少 在未来两年的交易合约上都有充足的流动性,而相反,上海期 货交易所三个月后的合约就鲜有人交易。”

  此外人 民币仍然不能在资本项目下自由兑换,以及监 管机构对外资参与中国期货市场的限制,依然制 约中国期货交易所提供全球基准的价格。